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德班谈判的赢家和输家

发布时间:2019-08-15 10:12:42

德班谈判的赢家和输家

当地时间12月11日凌晨3点,德班气候大会(COP17)会场,谈判到了最后的敲锤前夕。

精疲力尽的谈判代表们的眼睛都在盯着一件足以改变德班结局的事情:欧盟气候委员康妮·赫泽高(Connie Hedegaard)与印度环境部长娜塔拉彦(Jayanthi Natarajan)是否能在“有法律约束性”的全球减排新协议上达成妥协。

在会议现场,赫泽高快步走向娜塔拉彦,在她面前坐下。中国首席谈判代表苏伟、巴西环境部长也走上前来,周边的人越围越多。大约20分钟后,赫泽高结束与娜塔拉彦的对话,离开与自己的智囊协商;赫泽高在后来的发布会上说:“那时我们有很多律师在旁边。”

由于欧盟推动的全球减排新协议可能将发展中国家的减排也纳入国际法约束下,印度在这个凌晨的缔约方大会上再次表示强烈反对,并对“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文件”(legally binding instrument),娜塔拉彦毫不掩饰自己的情绪,指责新协议会将印度12亿人口置于危险境地。

稍后,赫泽高再次朝娜塔拉彦走来,伸出右手,与娜塔拉彦握手言和。本报在娜塔拉彦身旁见证了历史性一刻。会场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掌声。这对所有至少24小时未休息、眼睛布满血丝的谈判代表来说,无疑是一种解脱;经过14天的谈判,史上最长的一次缔约方大会也终于要正式结束。

娜塔拉彦说:重新开始案文的讨论是不愉快的,但是我们也会表现我们的灵活态度。我们同意通过这个表述:另一个法律文件或者具有法律效力的、取得共识的成果文件(another legal instrument or an agreed outcome with legal force)。

这并不是简单的文字游戏,而是涉及到发展中国家排放空间的生死搏斗。印度环境部长的据理力争也完全在意料之内。德班会议成果文件说:决定在不晚于2015年来通过全球减排新协议,或者法律文件,或者法律成果,并从2020年后实施。《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将从2013年1月1日起实施,以确保在第一承诺期终止后不出现断档。

德班开启全球减排新协议谈判进程

印度的担心也代表了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发展中排放大国的忧虑。所以中国代表团团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也在凌晨的大会上支持印度说:我们支持印度代表团团长的发言

,现有的法律文件讲,要坚持共同但有区别的,坚持公平,坚持各自能力的原则。

解振华提高嗓音批评发达国家说:“很多国家并没有兑现承诺,要大幅度减排,减了吗?要提供资金,提供了吗?该做的我们已经做了,你们还没有做到,还有什么资格在这讲道理!”

德班会议事实上开启了全球减排新协议的谈判进程,要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都纳入一个法律效力文件之中。发展中国家有可能在之后的谈判中要接受强制的、量化的、受到国际法律框架约束的减排。但不同的发展中国家的发展阶段不一,带来了不同的情况。

以印度和中国的排放峰值为例,主流意见预测中国的排放峰值将在

年左右到来。而“印度的排放峰值绝对要比中国晚”,绿色和平能源与气候项目经理李雁对本报说。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联合国发展署(UNDP)的报告,2010年印度人均GDP为1370美元(中国为4382美元);世界资源研究所(WRI)的数据说,2005年印度人均温室气体(GHG)排放为1.7吨(中国为5.5吨)。

由此可见,在印度还面临着巨大的经济发展任务面前,印度必须努力争取排放空间。那么在德班会议争取弱化对发展中国家的法律约束力也是应有之义。

中国对德班会议的成果也感到满意。中国代表团团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在11日早晨5点20分走出会场时对媒体说:我们非常高兴,这次大会坚持了《京都议定书》,有了(《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在明年5月,各个附件一国家提出自己定量的减排指标;通过了绿色气候基金的过渡委员会的报告,希望落实气候基金的经费,发展中国家在明年就能够得到实实在在的资金支持。

中国考虑2020年后的减排目标

而中国在德班会议第二周,即释放出中国可以考虑接受2020年后全球减排新协议的信号,给原本艰难的气候谈判带来了继续推进的契机。

国家发改委能源环境与气候变化研究中心主任徐华清更是在德班接受采访时说:“对于中国更为合情合理的是,确定一个2020年后的减排目标。”这迅速被西方理解为中国可以接受2020年后量化的绝对减排目标。

中国也有现实的压力需要主动应对。中国在2020年后面临的气候谈判压力是巨大的。中国已经是绝对量上的第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

国际能源署(IEA)《世界能源展望2011》报告中预测,按照目前中国的能源发展和CO2排放水平,年的CO2累计将是累积量的三倍多,同时中国的CO2累计排放量要超过欧洲,接近美国80%的历史累计量。

德班谈判的赢家和输家

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RDC)高级顾问杨富强对本报说,虽然这个结论有许多预测的假定条件,但这种预测情景发生的可能性很大,除非我们减缓CO2排放,尽快地提前达到峰值(IEA预测峰值是在2030-2035)。

同时大会决定中,新协议“从2020年起”的某一年开始实施的措辞,也给发展中国家更多空间来进行博弈。中国代表团的一位代表对本报说,并没有说2020年就开始实施,有可能是2030年呢。

德班会议的结果在事实上是个“大家都不满意,但都可以接受”的结果。欧盟得到了由自身推动的全球减排新协议谈判的开始,发展中国家保住了要求发达国家承诺《京都议定书》第二期和绿色气候资金支持,而美国得到了一个事实上没有时间表限制的成果。

绿色和平国际执行总干事库米奈都说,“美国等气候谈判的阻挠者已经成功地为自己保留了一扇‘后门’,如果此门不被堵住,美国可能将我们急需的有法律约束力的全球气候协议无限期拖延下去,这对于人类共同赖以生存的地球来说,将是一场灾难。”

所以,几乎所有谈判集团都是德班会议的赢家;而地球,也许是惟一的输家。

宝宝不消化胀气怎么办小孩吃什么健脾胃小孩便秘快速通便方法

河南治牛皮癣哪好
癫痫是怎么引起的
诱发不射精症的因素你知道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