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筐篼文学】无可奉告(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2:39:20
前言:建筑工程招投标中的黑幕和犯罪,几乎是公开的秘密。每年在这个问题上下马的官员不计其数,但是由于巨大的经济利益驱使,“犯官”们还是前赴后继,丝毫没有消减的趋势。看来,人类在这个问题上要制止既得利益者的违法乱纪,难于上青天啦!于是,决策者提出:要把权力和资金都关进制度的笼子。这个大胆的提案立即获得了全国人民的拥护。饱受贪污腐败之苦的平头百姓,做梦都在期待那个能关进权力和资金的笼子能早日出台。只是,这个笼子要制订并投入使用,是一项旷日持久的大工程。而几乎天天都要发生的建筑工程项目招投标,不可能等到这个笼子建成那一天再进行。万般无奈之下,期待公正、公平、公开地进行建筑工程项目招投标的建筑界和企业界,只好暂时把希望寄托在日益发达的科技手段上。于是,一个利用机器人来评标的技术革新就应运而生。而且,这个办法很快地就从实验室的试运营走进了建筑工程的招投标市场。使人们齐刷刷地向左向右转,万众一心地把这个公正决标的希望寄托在机器人身上。而机器人开标的结果,却是——

江城的东方宾馆建筑工程,今天首次用机器人开标选择中标企业。这消息轰动了江城的建筑界。
热烈的气氛加上炎热的天气,使江城的初夏更加灼人。珊珊穿着流行的“杉杉”麻套裙,气咻咻赶到开标的南国饭店小礼堂门口。尽管手里的檀香扇不住地摇,还是香汗淋漓。生活淡妆没有能掩盖她发黑的眼圈和满脸倦容。十天十夜的连轴转把她整得够呛!所幸标函已再三审核,准时发出。今天又是机器人开标,给了她新的希望。
在江城建筑界,谁不知道一建的预算员珊珊确实有两下子:经她手里造出的预算,不论到哪一级建行去审,误差总在千分之三以内;一斤白干的海量,使她成为宴会上最受欢迎的女人;模特儿的身材和入时的打扮还使她领导着江城服装的新潮流。
你看,她往小礼堂门口一站,立刻就有站起来向她拍手的——这是市建行董行长;笑咪咪向她招手的——是市府办分管建筑的贾主任;“珊珊,我这里给你留着位置呢!”这女高音是设计院院长胖阿姨董玲;“珊珊,快到这边来,窗口凉快!”这位一出口便能抓人的是珊珊的 妹、江城三建的预算师冰冰。还有建设局的、建筑总公司的、公证处的……都纷纷向她点头微笑。
此情此景,就是老练如珊珊,也无所适从了。这时,一位身材魁梧浓眉大眼的小伙子走过来,挽起珊珊的胳膊,穿过小礼堂内熙熙攘攘的人群,珊珊则一边随着他走,一边不断地向两边的熟人点头致意,小伙子替珊珊拉开座椅,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她就泰然坐到冰冰旁边靠窗的位置上。这个小伙子就是振兴建筑公司的经理安波、珊珊的男朋友。众口无言啦,他们正在谈恋爱呢!现代派青年么。珊珊一坐下就与冰冰亲热地交谈起来,而安波并不急着就座,而是从皮包里取出一条圆润硕大的珍珠项链,温柔地替珊珊戴到玉颈上,还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个响吻!把冰冰羡慕得啧啧称好。
珊珊嫣然一笑。三天前的一幕在她的脑海里闪现:安波把一条项链替她戴上、在额头上印了一个响吻后温柔地问:
“亲爱的,这几天辛苦下来,身体还吃得消么?”
珊珊回了他一个微笑:“没事啊,吃得消!”
“你的标函做得怎么样了呢?”
“你们公司的做好了么?”
“没有啊,唉!”这一声长叹把珊珊警醒,还没等安波开口,珊珊迅速地取下项链,塞回安波手里。
“珊珊,你别这样。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安波连连解释,却已被珊珊推向门外。
“不是这个意思最好!这项链,你还是留着送人吧!”然后房门呯地一声,把安波关在外面。他千般解释换不来珊珊的一句回应,只好离去。
门后,珊珊早已泪流满面,她是真不能说啊!而且,她很看不起安波不把精力用在正道上的做法。
“哼,没有本事还当什么经理!”珊珊心里恨恨地想。冤枉!安波是江城建筑业的后起之秀。就拿投标来说吧,凭你珊珊的标函做得再准确,凭你江城一建谨慎有余,宁可不提前工期也不敢在质量上稍有差池;尽管振兴公司偶然也要出些小纰漏,难免为了施工质量和工期去打那么几场官司,但在社会信誉和施工组织设计等软杠杠上,“江城一建”的得分总要输给“振兴建筑”。这难道不是安波的本事吗?
今天安波再次主动替她戴好项链,有好几层意思:一、开标在即,他根本没必要探听一建的标函内容了,证明他确实是诚心诚意地送礼;二、他没有像珊珊猜想的那样,把这条昂贵的项链去送别人以换取标底内容。说明他还是有投标的实力的。珊珊理解他的良苦用心,那颗恨铁不成钢的心顿时觉得宽慰。
万事俱全,只差公证处的郑荣了,他是今天的值日官——机器人在他手里呀!八点开标,现在已经是七点五十五分了。一礼堂的人都屏住了气,伸长脖子朝门口看,颇有些“目渺渺兮愁予”的味道。嘀答嘀答,现在是北京时间七点五十九分五十九秒!终于,郑荣挽着一个美貌绝伦却神情冷漠的时髦女郎匆匆赶到。
他只做了个“一言难尽”的手势向大家致歉,就双双登台,站在一张围着平绒的讲台后面。郑荣从经理包内取出标函,他正要再向外拿什么,一只手按住了他:“不必了,我自己编软件。”
一口标准的中国话从她那涂得墨黑的双唇间蹦出来。原来她正是使大家望眼欲穿的机器人!这个机器人还有个漂亮的名字:娜娜。
“施工组织设计和社会信誉唱票”娜娜发言了。“雷迪斯健突们,请注意画外音。”
全场肃然,带香水的排风扇轰轰地响了一阵,娜娜捂着嘴的小手才挪开。
“满分,100分。现在宣读票数:江城一建,总分64分,其中有一票是零分。(画外音:“哼,谁叫他们不知好歹!”)
“嗡嗡嗡,”场下议论开了。
珊珊不无艾怨地盯了自己公司的经理一眼。经理懊恼地打着自己的头。珊珊怨经理,怨得没理,又怨得有理。经理不是老板,财务制度健全而严格,很难支出什么额外的费用,平常碰上几个公司联合去外地参观,珊珊只能眼看着别的公司挥金如土,侍候着领队的头儿们进出饭店、舞厅。排场得象出国使团。自己都不敢接受别人的邀请,因为,凭她个人的财力,她根本无法回请人家。
回来之后向经理埋怨几句,经理也有点难为情:“以后有用钱处,找我来报销好了。”
可是,他又到哪里去报销呢?经理为了用自己的职务补贴宴请公司的贵客,没少挨夫人的骂,他们住在隔壁,哪一回深夜受训逃得过珊珊的耳朵!?诚然,要用个人的收入作这类消费,数目是太巨大了,巨大到承受不起;但是,作为贿赂,这金额又是太渺小了,渺小到不值一提。人家体谅这一点,极大部分的基建负责人,把别的公司送到家里的彩电退回去,把人家留在茶盘底的“银行卡”寄回去,死争活争,把工程包给江城一建做,还不是信得过你的质量吗?到时候吃你一餐饭,脸上都有于心不忍之色。就这样给你捧场还不够吗?!但是,经理太死板了,死板到竟然不肯为这些“关系户”和老上级安排几个名额,太不近情理了。这不,你把人家拒绝了、得罪了,人家就给你打零分。说出去,你倒是得了个坚持原则的美名,吃亏的却是企业,这不是太自私了吗?
“振——兴——公——司”娜娜看样子对安波有成见,每回报到他都拿腔拿调的。“总分:85分。其中一票是满分。”(画外音:新办企业么,框框少,干劲大,工人听话,应该支持么。屏幕上雪花飘飘之后出现了液晶大屏幕彩电、东芝三门冰箱、空调……像走马灯似地转着)
“嗡嗡嗡”贾主任拉过郑荣耳语道:“小郑啊,你好好检查一下,机器人是不是出了毛病?”“好好”“小郑你来一下!”“嗳!”公证处的负责人方灿在叫郑荣呢“是要好好查一查,如果情况属实,我们要追查责任的。”说完,瞟了贾主任一眼。“你老兄心太凶,手太狠。不把分数打得那么绝,人家机器人会揭你的短吗?”诸如此类的责备,尽在这一瞟的不言之中。
“我根本没病!”娜娜知道检查意味着什么,本能地反抗着。“人权”,是一个多么神圣的字眼,她既然是“机器人”就也应该享有它。眼下,她正履行自己的权力,能允许别人横加干涉吗?
“娜娜,我没说你有病。你总得休息一下吧。”好说歹说,连哄带劝,总算把她挽入后台。五个评委这才放了心。贾主任充分信任郑荣的技术,方灿也不愿意太认真了,建设局和总公司的代表更无所谓,一建和振兴都是自己的下属。宾馆筹建处的周处长一个人着急,也不能太勉强了另外四位。于是乎,他们到贵宾厅“研究研究”去了。
可是娜娜和郑荣交涉的结果,是要进一步证实娜娜的画外音的可靠性。于是,几家公司的预算员和经理被一个个地叫到娜娜的临时办公室里去“审查”。郑荣则站在门口当警卫——没办法,娜娜不让他进去。
“现在,公布标函主要计算公式”
大家从屏幕上审查的结果:一建、三建……等公司的计算式,有错有对,但是基本符合规范。当展示振兴公司的计算稿时,哇!一屏幕的人民币!!
郑荣大叫一声:“娜娜,你疯啦!”就像老鹰抓小鸡一样把她提到后台,再也不理会她关于人权的抗议。
安波低下了头:这怨我吗?这是业务费,不用,我还能自己落腰包呢。公司预算员是个新手,图纸下来到交预算急如风火,我不出钱买标底,你说还有什么办法?再说,企业的资质低,那些不争气的,新近又断了一处大梁,倒了两处平房,不用点业务费。业务哪里来?工人喝西北风吗?可是,机器人娜娜的设置里没教会她辨认人民币,把他送的纸币当作计算稿公布了出来,砸锅了,怎么办?这次他是倾家荡产来投标的,还指望拿东方宾馆的材料款去发工资哪,我的天!!
“安波,你们的计算稿怎么变成人民币了?”首先发难的竟然是珊珊!哼,出钱去买标底,还是没出息啊!
“对对,快说说看。”冰冰在那里嚷嚷,算是响应。
胖阿姨把眼镜拿下来擦了又擦,一边眯着眼睛瞅安波,一边“唉唉”地叹气。宾馆筹建处的周处长也奇怪:安波这个精明小伙子怎么会干这种蠢事。建设局长和总公司经营科长憋红着脸,探究地瞧着安波,似乎在等他回答珊珊的问题。安波的嘴唇抖索着,正不知从何说起。
“真不像话,怎么能出这种差错!”贾主任踱着方步从贵宾厅出来,声色具厉却谁也不看,叫人们弄不懂他是在批评郑荣呢,还是在批评安波。
“别着急,慢慢说。”公证处的方灿毕竟“公正”,看到安波被口诛目伐得慌了神,动了恻隐之心。
“差错,差错!”这个词语象ZJPPO牌打火机一样点燃了安波思维的火花。他摸出手绢擦了擦鼻尖上的汗,重新找回了潇洒。
“哎呀,我早上匆匆忙忙的把昨天从建行领出的备料款当成计算稿了”。董行长点头微笑,证明他昨天确实去建行取过备料款。
“我马上回去调来。”他从郑荣手里接过那包钱,匆匆出门,发动宝马绝尘而去。
这一闷棍打得珊珊不轻。她在投标中吃够了暗苦头,以为今天总算找到出气的机会了。就不管不顾地拿安波开刀。想不到竟被贾主任一句“差错”救了驾,她立即感到了对手的强大和自己的无奈。可是,船头既然已经撑出,不干到底,反到更显得她是无理取闹了。干到底,或许还能给别人一个警告——江城一建没有交际费,但也不是那么好欺侮的。可是,要干,孤掌难鸣。谁又是她的可靠同盟军呢?她搜索枯肠,给在场的人一个个排了队。终于,她想到了一个人——“娜娜!”大家都被这突然的喊声吓了一跳。
“郑荣,娜娜到什么地方去了?”“这——”郑荣被这突然袭击搞懵了,竟一时语塞。“应该让机器人来解释事实真相嘛!”
“对对,机器人呢?”
“今天不是机器人开标么?”……“嗡嗡嗡”也有人赞同她的意见,不过都是坐着说说,声音也太小了一点,小得让人听不清。只有珊珊满脸通红地站在那里,活脱脱一只“出头鸟”。
“珊珊,讲话可要注意分寸哦!”贾主任慈爱地拍拍她的肩膀。
“对么,不就是拿错了东西么,等安波回来就清楚了呀。”
“又不是什么案件,解释真相!真是危言耸听,哼。”
“不要心急么,等一等,啊?”
“性急要生囡,呵呵!”
糟糕,虽然也都坐着,但是声音却响亮多了。责备话,俏皮话,从四面八方丢过来。珊珊都搞不清究竟是谁,在责备她什么。只感到孤立无援的悲凉。
“等就等!”她气恼地坐下来。顾自己嗑瓜子。“傻子瓜子”,你是因为傻,才久享盛名的吧!
各位:机器人因为连续使用,疲劳过度,一时不能恢复。所以,我建议,是不是仍用老办法开标,看看各位……
“我反对!”珊珊毫不含糊。
“急什么,再休息一会儿么,反正一个等字”。冰冰小声嘟哝着。
“这这这……”安波刚从后台钻出来,不知怎么办才好。
“今天是机器人开标么,我看还是等一等吧。”宾馆的周处长觉得还是机器人开标更稳妥。
郑荣不知所措,看着方灿,方灿向他点点头,意思是再等一等。
“嗡嗡嗡”……
“咯咯咯”,高跟鞋清脆的打击声,娜娜重新出场了。
她向大家挥挥手,钻石戒指在空中闪耀出眩目的光彩。“嗡嗡嗡”声极不情愿地停了下来。
“现在,公布振兴公司新送来的计算稿……”真绝了,计算式正确得同标底一样。
“咳咳!”娜娜用纤手理了理刚挂上去翡翠项链。“郑荣说了,刚才确实出了点毛病。因为,我昨晚上通宵审理了一起贪污案,头脑有点昏,图像有点串了。咳咳!”她好像感冒了,喉头卡着什么东西。
“现在,我休息好了,头脑完全清醒。”她低头去看光彩夺目的钻石戒指,长睫毛遮住了大眼睛。“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现在,大家就更难以猜想她心里在想什么了。
“好了,我现在宣布中标企业——”也故意拖长了声音,大厅里听得见咚咚咚的心跳声,“振——兴——公——司”
“劈劈啪啪”,静默了几分钟以后,纸团像雹子一样落到娜娜的面前。
娜娜拾起纸团,一张张地看完了,一张张地塞进口袋里。
“咳咳,有人问我,在作出这个决定之前,有没有接受过任何赠品?”她说着摸了摸翡翠项链,接着斩钉截铁地把手一挥说:“对此——无可奉告——散会!”钻石戒指在空中划出一个美丽的圆弧,好像半个大大的问号。



共 5 6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世面上建筑市场的潜规则已不为人鲜,标函与标底之间总会演绎很多肮脏丑恶的交易故事。江城的东方宾馆建筑工程,即或是机器人开标,竞标场上的一幕幕亦然。一枚钻石戒指,一次中标,一句“无可奉告”,连所谓的“公正”也被讹化了,真是一种讽刺、一种鞭挞,确实饶有意味。贪腐,作为一种社会病,“把权力和资金都关进制度的笼子”成为美好的期待,但愿能扭转这一世风,还一片清风的高天、纯朴的厚土。荐赏!【编辑:古蒲】【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12715】
1 楼 文友: 201 -01-27 08:50:44 感谢萨尼老师对筐篼给予的坚定支持!!!问好康安!!! 我是您不经意间忘却的一个人,您是我无意之中想到的一个人。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1-27 10:05:04 问好古老师!谢谢鼓励!
2 楼 文友: 201 -01-27 08:51: 9 社会病,必得硬手腕、铁规律才能止刹住。 我是您不经意间忘却的一个人,您是我无意之中想到的一个人。
 楼 文友: 201 -01-27 08:57: 9 一颗向善的心,写出美文。推荐赏读! 我是您不经意间忘却的一个人,您是我无意之中想到的一个人。
4 楼 文友: 201 -01-27 09:58:10 感谢古老师的鼓励和点评! 一个想生文艺病的女人
5 楼 文友: 201 -01-27 10:01:2 而机器人开标的结果,却是
古老师,可能我编辑文章的时候把上句后面的 无可奉告 四个字移到标题上去了,使破折号后面的解释成了空白。我感觉,这四个字还是重复出现在 却是 的后面,更好一些,辛苦你帮忙加上去好吗?十分感谢! 一个想生文艺病的女人
6 楼 文友: 201 -01-27 12: 1:15 祝贺精品!!! 我是您不经意间忘却的一个人,您是我无意之中想到的一个人。
7 楼 文友: 201 -01-27 17:57:55 祝福萨老师获得精品。一句无可奉告,显得多诙谐和意味深长,让人悲叹。呵呵! ( ()小儿眼屎多
出国工作常备药
成年人拉拉裤什么牌子好
吃什么药治拉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