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振救家园一名机关党员在防汛救灾一线的日记

发布时间:2019-12-05 03:37:06

振救家园——一名机关党员在防汛救灾一线的日记

编者按:自全县遭遇特大洪涝灾害以来,江河湖水猛涨,山体滑坡塌方,公路水毁严重,圩堤险情不断,群众处于危难之中。全县广大干部群众和人民子弟兵众志成城、戮力同心共战洪魔,上演了一幕幕感天动地的抗洪抢险救灾画面。作为第二批由县直机关单位抽调的120人赴乡镇一线防汛抗洪中的一员,宿松县民政局孙松林同志转变了自己的身份,成为了防汛抗洪中冲锋在前的一员,扛沙包、巡堤坝、保圩安。透过孙松林同志的防汛日记,可以看到一线军民防汛救灾的感人场景,可以感受到一名共产党员保卫家园的决心和信心,可以体会到关键时刻拿得出、挺得住的勇气和笑对艰难、纵情高歌的豪迈情怀。

7月5日阴

半个月来的两场强降雨,造成位于皖西南大别山南麓的宿松县外江内湖水位迅速上升。一时间,各大小水库水位接近汛限或超汛限,县河水位、内湖水位逼近设防或超设防,长江水位超警戒。各地消息纷纷传来:山区水库告急,县城堤防告急,沿湖圩堤告急,江外圩堤告急,长江宿松段同马大堤告急……

下午3:00,县委组织部召开第二批由县直机关单位抽调的120人赴乡镇一线防汛抗洪动员大会,我与县民政局两名同事和县委办、政府办、卫计委、财政局、执法局等单位20人被安排到洲头乡驻点防汛。会议号召,在实践中践行“两学一做”的时刻到了,发辉党员干部模范带头作用的时候到了,组织上看好我们!

回单位匆匆交接完手头工作,回家拿好换洗衣服日用品,按下午5:00前必须赶到驻点乡镇报到的组织要求,怀着几许兴奋的心情,怀着几许对接下来日子不可知的期待,我们一行驱车踏上了防汛抗洪的征程,打开了与单位工作不一样的日子……

7月6日 阴有小雨

早6:00,简单吃过早餐,我们一行20人,被洲头乡安排的两辆小面包车拉到长江内大圩堤永天圩大坝脚下。

永天圩,是宿松县位于长江内的沿同马大堤走向围成的半椭圆形江中大圩,该圩内辖汇口镇三洲村、洲头乡泗洲村两村,常住居民7000多人,面积15000多亩,为闻名县域当地的大型圩堤。高耸的永天圩堤坝上,一眼望过去一字绵沿排开的民房建筑,成了永天圩一道独具特色的风景线。

可此时此刻,映入我们眼底的不是风景,却是险情!

永天圩外面的迎江面,一大块一大块的坝土在与坝体剥离滑脱,有的竟直逼堤坝之上迎江而建的房舍门户;永天圩大堤之上,一大段一大段的堤坝呈松软塌陷之势,堤坝隐患之多在与时俱增。险情就是命令!永天圩坝体的安全,就是堤坝上房舍风景线的安全,就是圩内居民生命财产的安全,就是圩内正在茂盛着的庄稼的安全!

我们接下来的任务命令是,把近300根长约3米、粗20多公分的杉树木桩搬运到堤坝之上,以供应堤坝剥离坍塌的地方打桩筑坝之用。20人,两人一组,我们甩开膀子,挥汗如雨,脚踩泥泞的墙脚小路,头冒零星的霏霏细雨,紧张而有序地投入到抬运木桩的抢险战斗中……此情此景,在我的心中,一种对险情的忧虑悄然升起,同时,一种战天斗地为民奉献的豪迈之情由然而生。歌手张宇的一首熟悉的旋律不觉在我耳边回响,我轻声哼起:

雨一直下,

状况有点欠佳,

在永天圩内外,

你渐渐感到,

险情变化……

命令来啦,

扛桩驮袋抢险上吧,

体力耗了一大把,

只为保护房舍庄稼!

7月9日 晴

今天,长江汇口水位涨至21.20米,超警戒水位1.4米,超设防水位3.4米,为入夏以来汛期最高水位。我们上午接到通知,永天圩外圩告急,刻不容缓,必须火速赶往一线抢险!

一部农用车载着我们20人,快速行进在长江同马大堤,朝着永天外圩方向飞奔。车子到了一处地点,我们怀着忐忑的心情下车,原本以为到了目的地,却被告知还要换乘机动船经由长江到永天外圩。

几分钟后,从远远的江面,我们望见了一段几乎与长江水面在一个平面的堤坝——永天外圩月亮湾。月亮湾,有这样一个浪漫而温暖名字的永天外圩,留给我们记忆的却是阴影和悲伤,要知道1999年长江大水就是从这里破圩入侵我们家园的。机动船缓缓靠近月亮湾岸,似乎生怕一不小心船靠岸的冲力撞破了堤坝。我们20人先后离船登岸,踏上这段急待我们去振救的圩堤。

“妈呀,这已与江水平齐的圩堤,像是要破的节凑啊,还有得救么?”踏上月亮湾的一刻,悲观的议论,你一言我一语不断响起,不安凝重的气氛迅速蔓延开来。生长于后山丘陵的我,也是没看到过如此高水位的长江水,小心翼翼察看坝面,发现大多坝段与江水持平,有的坝段迎着风浪,水已开始蔓过堤坝。看着圩外一边是平坝的满满的江水,圩内一边是坝脚下深深的望不到边的庄稼地,想象着溃堤破坝的情景,对自身的安危,我不由得担心起来!

坝上,迎面走来一个已被太阳晒得黝黑的中年汉子,他就是已坚守堤坝十多天的泗洲村党支部史书记。发现我们凝重的神色后,史书记带着爽朗的笑声坚定地告诉我们,不用担心,凭他们的经验,溃堤破坝是有迹象的,只要大家齐心协力,加紧筑坝固堤,脚下的土地是安全的!

史书记的话语给了我门一颗定心丸!

我们20人立即加入到先于我们过来抢险的县公安特警队伍中,铲砂土、驮砂包、抬砂袋、码子埂。为提高运砂效率,我们20人甚至和特警30人混合编队排成一字长蛇阵传递砂袋。一改前期阴沉的天气,太阳明晃晃地直射着堤坝上的人群

,豆大的汗珠从一张张熟悉或不熟悉的脸庞滑落,大量的汗水已让好多人衣裤湿透。抢险在与时间赛跑,我们有的在汗流浃背地坚持,有的已脱去衣服袒胸露背地继续。这一刻,置身于这抢险的大军队伍中久居机关单位的我深切地感受到,紧急关头,我们县直单位来的党员干部,还是舍得吃苦为民奉献的!今天,在这险情不断的堤坝,我们撒下的汗水,大坝作证!我们做出的奉献,有目共睹!

抢险战斗在临近傍晚时分结束。在返回我们驻地时,由于车子联络有误,我们拖着疲惫的身体,脱下磨脚的长筒靴,赤脚走在返程的余辉中。

7月17日 多云

从外江永天圩转战换防到内湖南口圩,我们的防汛工作听从洲头乡南口防汛指挥长、乡政协宗主任的工作指令。

宗主任头发花白,是一位即将要到龄退休的长者,在因受外江内湖两面夹击而致防汛工作异常严峻的洲区,是临危受命走上防汛指挥长岗位的。老宗敦厚的身材、锐利的目光、沉稳而俱力度的声音,在我看来就象是一位处危不乱、运筹帷幄、稳坐中军的将帅!这是我看到老宗的第一映像。

宗主任安排我们的第一件任务是晚间巡堤查险。巡堤查险,四个字说起来简单,但我们从老宗口中却得知了一大套操作流程:从安全装备角度考虑,要准备好手电灯、长筒靴、救生衣、小木棍;从技术标准角度,要至少三人一组,从坝顶到坝腰到坝脚一字排开,实行无缝隙拉网式查巡。具体,坝顶的人要看坝外湖水是否有漩涡,坝顶面土是否有大的裂纹;坝腰的人要仔细检查坝体是否有裂纹和滲水;坝脚的人要检查坝土是否有松动,是否有管涌发生,等等。

熟悉了技术要领后,晚11:30左右,我们一行三人带好装备按时出发行动了。

子夜时分,夜空已经显得凉爽而安静,阵阵微风吹来,除了远近的蛙声和堤坝边杂草间偶尔飞起扑身而来的虫子侵扰外,这是距离火热燥动的白天最为边远的时光,是最令人舒服享受的时段了。我们按着老宗提示的巡堤查险要领,沿堤坝一路巡查过来……说实在的,我们做的可能远远没有达到老宗的要求标准,甚至还有马虎应差的嫌疑,但我们还只是初来乍到的学生呀,这样想着,也算是完成了今晚的任务。今晚,我们守卫的堤坝,安然无恙!

途中,有个有惊无险的插曲,我们发现了一条正在堤坝杂草间游走的蛇……我们已知道晚间巡堤查险装备的作用了!

7月20日 阴、大风

“老六,快速集合村民支援,能上多少人上多少人,南口4号圩出险情!”“方乡长,你们的民工可都到位了吗?4号圩告急!”

刚近6:00,一边电话,一边蹒跚在堤坝上的宗主任,已经被狂风掀起的巨浪上下淋透了。

凌晨开始起的南风,从气象预报查看已是7—8级了,到6:00还有增大之势。4号圩是南口圩正面朝南的一段,直面风浪的袭击。此时老宗身边的我,放眼向湖面望去,只见深蓝的湖水在望不到边的远方就形成了巨浪,正一浪高过一浪地朝脚下的堤坝奔来,每浪至堤坝都撞出过人高的浪花,并直翻越过坝面湿透了坝的另一侧。就是这短短的几个小时,我看到被这狂风巨浪撞击的堤坝,已是千疮百孔,更有大段大段的堤坝已经向湖内倾卸坍塌,坝面最窄处仅剩不过两尺。在风浪无情撞击发出的震耳巨响声中,我分明感觉到脚下的堤坝在颤抖,在哭泣……

这一刻,我的心在收紧,心跳在加快!今次防汛抗洪以来,我第二次感到了危险和担心!

危难之时方显英雄本色!在老宗的紧张调度后,抢险突击队来了,本地村民群众来了,后山丘陵程岭乡方乡长率领的支援民工来了……堤坝之上,驮着碎石袋的人们在和时间赛跑,载满木桩物料的拖拉机在来往穿梭;堤坝倾卸坍塌之处,突击队员们在汹涌的浪涛中奋力打桩、填压碎石袋……危险么?堤坝已在岌岌可危!胆怯么?大家同在奋勇向前!坝堤之上,我看到了真正的英雄!我和两个同事已是不知不觉地加入到了抢险的人流中……

人群中,不知谁突然喊了一声“部队解放军来啦!”。我循声望去,一面鲜红的军旗后面,正走来一支人民的解放军队伍!

经市、县两级防汛负责人在南口防汛指挥部现场研究,南口圩的安危,关系到通往整个洲区三乡镇的省道宿复线的安危,决定提高设防水位,加大防汛力度,确保堤坝安全!

明天,南口圩,一场更大的保卫战即将打响……

丁桂牌薏芽健脾凝胶孩子脸色发黄需要查什么薏芽健脾凝胶治疗便秘吗

南阳市南石医院
福建省长汀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贵阳到哪看癫痫病好
郑州癫痫病那家医院治得好
汕头治疗妇科医院哪些便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