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杨柳】纸上得来不觉浅(作品赏析)

发布时间:2019-09-15 10:13:49
摘要:无论是孤独的流浪者,还是黑暗中的守望者,都是为了一个“情”字。所有人的生活,都离不开这个“情”字。难怪有首歌儿里唱道“一个情字过一生”。为了情,可以孤独着;为了情,也可以黑暗着;为了情,还可以流浪着。 一、错位的思考
一件物品,有它的位置,位置对了,也就有序了。
一件事情,总是按部就班的,也就和谐了。
一个人,做惯了的事情,忽然改变了,就有人看着不正常了。
女人的工作是二班倒,每周三天夜班,要十一点才下班。女人离家远,结婚二十年,男人从来没有去接过女人。女人习惯了,没有感觉什么。男人也习惯了,没有感觉到不对。
坏就坏在男人和朋友一起聊天,朋友说每天都去接老婆下班回家的。朋友的老婆下班早,离家也近,朋友也天天去接。男人就感受到了朋友对老婆的爱,也感受了自己的不足。男人就想给女人一个惊喜,去接女人回家。没想到,女人见了男人,没有喜,只有惊。女人像见了天外来客一样,瞪着男人。正在洗着的手,也怵然僵在那里。两道目光审贼一样在男人的身上扫一遍又一遍。回家的时候,自己走在前面,男人就尾巴似地跟在后面。
回家了,女人揪住男人的双手,一遍遍质问男人听说什么了?又一再说自己结婚二十多年了,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男人的事?又说男人的耳朵根子软,不要听信别人的谣传。
面对这些,男人一脸的困惑:我这是怎么了,我好心去接老婆下班,怎么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小说结束了,却留给我们深深的思考:是男人的问题,还是女人的问题?女人是不是在贼喊捉贼?女人一再强调没有做过对不起男人的事,是女人在欲盖弥彰吗?答案无法确定。又似乎无需确定。
因为,作者的故事讲完了,怎么去思考,是读者自己的事。这就是传说中的留白吗?作者负责讲故事,读者负责续故事。
读了林如求老师的小小说《错位》,感觉很不舒服。为男人的好心,为女人的有惊无喜。
生活中的一切,自然是早已确定的,能不改变,还是不要改变的好。可是实际生活,包括我们的社会生活,是个需要不断改革,不断创新的世界。改还是要改的,该接受的,还得接受。如果不能接受,就如女人一样,是心里有问题吧?
由此想起以前读过的一篇小小说,说的也是一个男人,结婚几十年了,从来没对老婆好过。后来有一天,男人良心发现,给了女人无微不至的关心。女人却非常的不舒服,每天胡思乱想。后来女人病了。男人侍候得更加周到,女人却一病不起,没过几天就死了。临死,男人也不知道女人到底得的是什么病?
小说的题目叫《死因不明》,作者是海南著名作家符浩勇。这是男人的困惑,难道这也是女人的通病吗?
两位作家不约而同,用了几乎相同的事例,表达出这样一种现实。不过在于情节上,感觉还是林老师写的细致,几个典型的细节,淋漓尽致地揭示了女人的内心活动,女人的形像也就跃然纸上。可见细节的重要。
二、大款的女人
大款的女人,也是女人。
这个世上,不吃饭的女人很多,不吃醋的女人却一个也没有。
大款的女人无意间看到了大款和 左拥右抱的亲热劲。那醋吃的,就达到了一百多度。女人一气之下,回了娘家。娘家在一个偏僻的农村,晚上没有电,取暖靠烧柴,晚上女人渴了,要喝雪碧、咖啡,热热的冷饮,饿了,要吃汉堡、肯德基。可下了床来,只有冰冷的屋子,没有热水,没有肯德基。木板床冷得冰窖,被子冷得像凉皮,越睡越清醒。女人犹豫了,这样的日子,能过吗?一个絮絮叨叨的娘,一个劲说忍着忍着……
女人一夜没睡。
第二天,女人回了别墅。男人也在,男人许是累了,一边咳,一边喊着:“死哪里去了,一夜不回来!”,一边说,给我倒杯茶。
女人愣了。一愣之后,醒了。
醒了的女人,重新大步出门,把门带得咣咣山响。女人的脚步,毅然决然的,迈向远方。
女人的本性,大款的女人,尤其如此吧。这是林如求小小说《大款的女人》的故事情节,引人深思。
一个女人,相亲了一个男人,男人不算优秀,还算可以,唯一的毛病,就是声音过了点,高声大嗓的。因为男人是开火车的。因了男人的这个缺点,在一起的时候,连个悄悄话也说不成,女人就有点不冷不热的,后来就说分手了,不过没有说再见。女人再次相亲,高不成低不就的,因为总是想着那个大嗓门。一个人的时候,女人就回忆那个大嗓门,感觉也是一种幸福。后来,天假其便,女人在街上又遇见了大嗓门,隔着整条街,女人就大声地喊着男人的名字。男人高兴得很,只不过说话再也没有了原来的高声大嗓,变得细声细气的了。两个人说得很投机,女人才知道男人不在火车上当司机了,给某局领导当了司机,说话声音就轻得不能再轻。女人又一次失落了。分手的时候,只说了“拜拜”,没有说再见。女人的要求,没有错。错的是男人,要你小声的时候,你偏偏高声。要你高声的时候,你偏偏高不起来了。
这是林如求小小说《失落》中的情节。
想起时下的女人们,一门心思地要男人出人头地,成为世界上最优秀的男人。成不了最优秀的男人,就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恨不得成了三迁的孔母、刺字的岳母。可男人一旦成了强人,出人头地,又要男人围着自己一个人转。这可能吗?要知道,当今世界,围着一个女人转的,一定是个好男人,也一定不是一个强人。不围着一个女人的转的,不一定是个好男人,却一定是个强人。女人们,你到底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男人?难不成是个百变金刚吗?
人的本性,何其如此?何需如此?
读了这两篇小小说,想起了普希金的诗歌《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想起了人们口中常说的“人啊人”。
是人的劣根性吗?
作者不管用了什么招术,描写了怎么样的细节,揭示的还是人类的劣根性。
普通的题材,常见的生活,其实蕴含了大量的小小说素材。身边的人物,都可以是小小说中的人物。关键在于你有没有那个头脑,头脑中有没有那根弦。
人的本性,是不是这山望着那山高?人的性格,是不是别人的老婆总是好的?难道真是人们说的那样,媳妇是别人的好,孩子是自己的好?
林如求的小小说《林荫道》,深刻地揭示了这个问题。
男人携着女人,漫步在林荫道上,却在想着一个成了别 子的女人。眼痴痴地呆望着,路旁恋爱时那醉人的玉兰花香,男人充耳不闻,视而不见。一双贼眼滴溜溜地四下寻找着,如一只旧地重游的狗,在寻找那时的印迹。忽然,旧时的女人出现了,男人的目光中便饱含了音符和句子,开始了眉目传情。那边的女人也一步一回头的,接收男人的电波,并不断回复着。男人的信息有如下的内容:亲爱的,我是爱你的。分手后,我一直在找你,你快回来吧?我的天使!我想要的,是你这样的天使,而我身边的,却是一个魔鬼。亲爱的,回来吧!我爱你!一生一世!忽然,男人发现那边的男人,把手放在女人的腰间,亲亲热热地搂着女人的身体,男人疯了,猛地向马路对面冲去。一阵刺耳的刹车声,男人的身体就画一样的飞了出去。男人临死前,看清了对面的女人,那是一个陌生的女子,一边扔着瓜子皮,一边说:“有病啊,这么大的人,过马路,也不左右看看!”
可悲啊,可悲!
三、孤独着你的孤独
昏黄的天空,空旷的原野,泥泞的道路,一个孤独的身影,远方若有若无的村庄。
这样唯美的画面,揭开了一个深情的故事。
孤独者一直在路上。孤独者注定是流浪者。孤独的是人的思想,流浪的是人的脚步。
孤独者孤独得太久了,流浪也太久了。
这时,孤独者看见了前面的山村,心里有一丝温暖。一座孤坟,一位老人,老人把孤独者介绍给另一位孤独者。那是一位老妇,一位资深的守望者,屋子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那是什么样的老妇呀?没有一根头发,甚至连鼻子和耳朵也没有。有的只是一个躯体,一个能发出声音的肉体,应该还有一份鲜活的灵魂,所以老妇一直在守望,守望自己的爱人。孤独者知道老妇的爱人为了挽救她,丧生火海。孤独者接受了老妇的拥抱,也给了老妇自己的拥抱。孤独者想起了自己,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瞬间淹没了两个人,女人紧紧地抱着男人,男人吃力地游着,女人越抱越紧。男人为了两个人的生命,不得不照着女人的太阳穴狠狠地击了一下,女人松开了手,就在男人要抓住女人手的时候,一个浪头打来,两个人的手,再也没有牵在一起,看着消失在水中的女人,男人的思想就空灵了。男人好了以后,就成为了一名孤独者,成为了一名流浪者。
没有人是愿意孤独的,也没有人愿意去流浪。
孤独者有孤独者的理由,流浪者有流浪者的故事,守望者有守望者的初衷。
孤独者的脚步在路上。
孤独者的思想在远方。
孤独者总是能听到来自远方的女人的呼唤,所以一直向着远方行走。
远方有多远,孤独者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
远方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会到达,下一秒就会到达吗?用一辈子的时间,能到达吗?孤独者不知道,也没有人知道。
孤独者只知道行走,行走,不停地行走。
现在,孤独者紧紧地拥抱着守望者,守望者也紧紧地拥抱着孤独者。这是一座黑暗的屋子,两个人看不清楚彼此的容貌,管它呢?两个人现在需要的是温暖,是相互的温暖,用彼此的爱温暖着彼此。
孤独者孤独了很久,也流浪了很久。孤独者感到累了,感到累了的孤独者,开始问自己:“天亮了,我是留下来,还是在情人的呼唤中再走向远方呢?”
没有答案。小说就结束了。
孤独者可以留下来,也可以继续上路行走。
留下有留下的理由,行走有行走的说法,无论怎么做,都是对的。因为这样的事,从来就是只有怎么做,而没有对错的。
作者声情并茂地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给人以启迪,引发我们去思考。作者本身没有一点感 彩,把答案交给了读者,任读者见仁见智。一再重复的昏黄的天空,空旷的原野,泥泞的道路,远方的村庄,有效的烘托了孤独者的心境,空旷、迷茫、无望,希望在远方,还在远方。那永远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希望。结尾处老妇居住的屋子,一片漆黑,是不是也象征了守望者的心态?
无论是孤独的流浪者,还是黑暗中的守望者,都是为了一个“情”字。
所有人的生活,都离不开这个“情”字。难怪有首歌儿里唱道“一个情字过一生”。
为了情,可以孤独着;为了情,也可以黑暗着;为了情,还可以流浪着。
小小说《孤独者》,作者墨白。
四、井在哪里?
井在哪里?这简直是个白痴一样的问题。井一般在田里,在院子里,还有的在人家的屋子里。
井有什么用?废话,井是供给人们吃水、喂养牲畜、灌溉田地的。
夜,漆黑的夜。大雨倾盆,雷鸣电闪。男人和女人走在回家的路上。男人在前,走得没有底气,总觉得对不起女人。男人想的是远方的情人琳,那是一个清爽秀气的女孩。离婚了,男人没有意想中1949年的感觉,反倒觉得像背负了沉重的十字架。女人没有什么不好,长得粗大结实,身板硬朗。还供男人上了三年大学。可男人为了情人琳,还是和女人打起了离婚的持久战。现在,男人如愿以偿。男人在雨夜中,想到了远方的琳,想到了琳甜美的笑脸。想到琳的笑脸,男人的心就开始高兴了,暂时忘记了身后的女人。就在男人兴高采烈的时候,男人猛地一脚踏空,跌进了路边的枯井。井里的水混合着烂泥,立刻淹没了男人的膝盖。男人伸手,在井壁上用力抠着,指甲碎了,男人没觉出疼痛。眼见井壁上的稀泥伴随着雨水,渐渐向大腿漫延。男人绝望了。绝望的男人听见了女人的脚步声,男人大声呼喊着女人的名字,那也是一个乖巧的女人的名字“梅兰,梅兰救我”。大雨淹没了男人的声音,也淹没了女人的脚步声。男人彻底绝望了。梅兰不会救我的,男人想到了远方的琳,还有琳甜美的笑容。
雨水淹没了男人的大腿。男人闻到了死神的气息。
接住绳子。
男人抬头,一道闪电。男人准确地抓住了眼前的绳子。映入男人眼帘的,还有女人那洁白的身子,粗壮结实,如一尊女神。
女人用身上的衣服,结成了绳子。男人得救了。
爬上井口的男人烂泥一样地爬在女人脚下。抱着女人的双腿。女人抚摸着男人的头发,轻轻地说:“走,跟我回家。”
一记炸雷,在男人的耳边轰响。男人又想起了远方的情人琳,还有琳那甜美的笑容。男人退缩了。女人伸出手,走,跟我回家!男人向后退着,一步步地,突然,男人脚下一滑,又跌回了井里。又一记炸雷响过,闪电中 裸的女人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微微鼓起的肚子。
小说,就这样结束了。在这个风雨交加雷电轰鸣的夜晚,在一口井边,发生了这样一个凄婉的故事。
井,长在路边田边家里院里,都会有重要的作用。
井,只有长在人的心里,是最没有用的。
有多少人,因为这样一口井,失去了更多更为宝贵的东西。听说过这样一个典故:青春痘长在哪里最不可怕?答案是长在别人的脸上。那么,井在哪里最可怕?回答,井在人心里,最可怕。
路边的井,再深,也有个能救你的人。即使没有绳子,可是女人有衣服。有时候,衣服就是绳子,绳子也能当衣服。
跌进了自己的心井里,女人的绳子再长,也救不了你。因为女人的绳子只能伸到现实的井里,不管是哪里的井。绳子再长,也伸不进人的心里。
其实,男人心里有井,女人梅兰的心里也有一口井,就连情人琳的心里,也应该有一口井吧?
小小说《井》,作者墨白。


共 496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在文中对几篇小小说做了倾读、解析和探索,并提出了自己的思想和独特见解。男人与女人之间的情感关系,如女人习惯于男人的不接不送,突然男人改变了日常习惯,引发了另一种事实的迷惑。大款的女人,内心的强控欲望,使她心理的天平失去平衡。男人出人头地,感情也会乱花飞红。容忍不了,心中的情感洁癖日渐也会变成一场梦幻空花,真实的揭示了人的本性和现实生活。孤独者的痛苦、迷茫和无望,生命的路上孤独久了,走得久了。漫漫长夜里,于是暂停下来,找个人取暖。天亮了,是留下来?还是继续走上流浪的远方?流浪者、孤独者、守望者,情字难舍,为情空旷。男人心里的井始终困住了自己的心,一口井,人的情志丧失,失去对真情的信任,无人可救。读了这些作品解析,方觉纸上得来不觉浅。作者对小小说分析解释清晰透彻,拥有独到的文学观点,足见阅读的水准和风格。文字脉络条理,语言流畅,章节分明。佳作赏读推荐!【编辑:雪伶珊】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40214001 】
1 楼 文友: 2014-02-12 11: 2:16 欣赏佳作,问候作者! 艳不求名陌上花。
2 楼 文友: 2014-02-12 11: :07 情字难解,一生情,一辈子。 艳不求名陌上花。
 楼 文友: 2014-02-12 11: :44 祝佳作纷呈,新春快乐! 艳不求名陌上花。儿童口臭
卧床老人能穿拉拉裤吗
孩子经常流鼻血
宝宝一只眼睛眼屎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