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冒汗的PE-大并购前夜

发布时间:2020-01-16 14:36:09

浩浩荡荡的财务核查终于落下了帷幕。

269家企业选择了撤回材料,终止审查,其中,84家企业背后潜伏着17 家PE。保守估计每家投2000万元,沉淀的资金也接近 5亿元。

当然,这仅仅是冰山一角,前两年全民PE热潮里,不少“傻钱”蜂拥而入,等待解套的资金更是超过万亿。

在材料大规模撤回的情况下,重启之声也从 月传到了6月,现在还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前门被堵,后有追兵,经历了7次IPO暂停的深圳基石创投合伙人林凌告诉记者,“我们也不知道IPO什么时候开闸,在IPO重启前,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对项目精耕细作。当然,未来退出方式必然是多元化的,我们现在也在积极探索并购退出的方式,现在手头上就有两三个项目在谈并购。”

并购,已经成为了PE圈内热门的话题,有不少人直呼,中国的并购时代已经到来。

“我们现在手上有两到三个项目都在谈并购,具体的项目名称暂时不方便透露,并购这事需要高度的保密,一旦透露出来就可能黄了。”深圳一家不愿意具名的PE机构合伙人告诉记者,“目前IPO重启并没有时间表,就算往后开闸了,我们也会逐渐将更多精力放在并购上。”

这是中国PE并购大时代的前夜,理财周报记者通过大量采访,与PE业内人士交流得知,不少PE如中科招商、基石创投、达晨创投、时代伯乐、君盛投资、同创伟业等已经动了起来。

并购大方向

“现在LP已经变得理性,不再追求动辄10倍以上的回报了。”

月底,深圳时代伯乐TMT事业部总经理兼投资总监 多次往返于深圳与北京,“有一次半夜接到一个电话,就得马上飞过去。”

让他如此忙碌和倍感焦虑的,是手头上的一个并购项目,“操作并购项目需要沟通每个细节,投入了很多精力,压力也很大。”

不过,6月5日,理财周报记者见到 的时候,他精神奕奕,笑容满面,得益于其主导的创世漫道已经实现了并购退出。

2011年,时代伯乐旗下进入创世漫道,成本为1500万元,201 年 月底,创世漫道被联动优势并购,时代伯乐退出年化回报超过50%。

“此前,我们也有想过将项目卖给上市公司,但是,从业务的匹配度来看,最后发现与联动优势进行整合是最优的选择,而且,被非上市公司并购流程更为顺畅和快速。” 表示,“TMT是一个并购特征非常明显的行业,公司需要在行业保持竞争优势,吸纳最新的技术和人力资源,就需要进行资本运作。”

“当然,我们在股东层面也做了很多工作,也召开过股东大会和董事会,深入讨论未来业务是否有天花板,以目前团队究竟还能做多大。最终,创世漫道大股东同意了被并购。并购是一件很复杂的事,需要非常专业的业务水平,更需要的是对资本市场的充分理解,对于并购标的和并购时机的选择尤其重要。” 补充道。

时代伯乐董事长蒋国云告诉记者,“并购必定是一个大方向,未来,我们将会投入更多的资源到并购上。”

蒋国云表示,今年曾经尝试给上市公司推荐过一个项目,对方也觉得很好,可惜去年已经做了一个类似的并购项目。

此外,他透露,“我们之前的一个项目,在进入的时期就已经预设好了往后并购退出的路径,协议里规定两年内要卖给上市公司,股份至少有一半要实现并购退出。”

对于未来,蒋国云还会利用平台的优势,对PE并购进行更多探索。

记者了解到,目前时代伯乐共有四个研究方向,分别设有对应的4个事业部,分别为医疗健康、品、TMT、节能环保事业部,而其母公司瀚信资产管理的阳光私募基金也主投这四个方向。

“我们在二级市场有阳光私募产品,也有一级市场的PE基金,未来,我们会在规避内幕交易的基础上,发挥一二级市场的联动优势,将手头上的项目与上市公司的资源进行广泛对接。”瀚信资产董事长蒋国云表示。

“我们嘉兴时代精选基金成立两年进行了两次分红,第一次分红是1.5%左右,去年分红为10%,一旦创业板和中小板发行,未来一年内我们这只基金将有6家左右的公司实现上市,回报更为可观,LP很满意。”蒋国云告诉记者,“现在LP已经变得理性,不再追求动辄10倍以上的回报了,只要基金能够给予他们稳定回报就行。”

269个潜在被并购标的

近期资本市场最为火热的话题,就是折戟IPO企业谋求其它方式的证券化。

仅半年时间,财务核查已经使得269家主动“终止审查”,这批折戟IPO,质地还不错的标的,是不差钱的上市公司瞄准的并购对象。

“这两年宏观经济下行,不少手上拥有大量现金的上市公司都希望能够低价收购不错的资产,通过并购实现扩张。上半年有两家上市公司主动找上门来,我们得知其意向后,也与项目方的大股东进行了沟通,有一个处于景气度高的行业,大股东表示还是希望等待上市,我们也非常理解。”前述不愿意具名的深圳某PE合伙人表示。

“另外一个项目属于比较传统的行业,业绩这两年也有所放缓,大股东也有了被并购的意向,我们正在努力撮合。”

记者了解到,目前不少上市公司都在努力寻找并购标的,269家撤回企业则最容易被发现。

5月27日,停牌一个多月的(,,,)发布公告,拟以7.0 元/股的价格向盐山县海英特合伙、赵德清等发行不超过6548. 6万股的股份,购买河北沧海重工99%股权;公司全资子公司恒顺节能拟向赵德清支付现金购买沧海重工另1%股权。

翻阅沧海重工资料,我们不难发现,它曾是一家拟上市公司。早在2012年4月份,沧海重工便披露了招股说明书,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发行 000万股。然而在今年的IPO专项财务核查中,沧海重工并没有提交自查报告,状态也变更为“中止审查”;5月2 日,其IPO状态已经变更为“终止审查”,表明其已经正式撤回。

沧海重工并非个例,近期资本市场最为火热的话题,便是部分折戟IPO的企业谋求其它方式的证券化。

月1 日“终止审查”的安徽惊天液压在近期宣布与上市公司(,,,)联姻,同样发生在近期的,还有两度闯关失败的中技桩业,不屈不挠的颜静刚显然不会放弃闯入资本市场的机会,将会借壳(,,,);今年初,同捷科技被(,,,)收购,潜伏在背后的一大批PE如中科招商和达晨创投也实现了解套。

由此看来,在冲击IPO失败后,被上市公司并购或者借壳上市,已经成为了撤回企业的重要出路。当然,站在背后的PE也是乐见其成。

中科招商董秘办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去年我们投资企业有21个成功退出,其中6家是通过IPO,其余项目都是通过并购退出或股权转让。”

主动与龙头企业对接

“做并购,如今需要更加主动些。今年以来,我们加大了对龙头企业的拜访力度。”

如前所述,今年以来,数家折戟IPO的企业通过并购退出,也极大地振奋了不少创投,他们纷纷向记者表示,未来将会加大对并购的支持力度。

其中,发力最猛的便是硅谷天堂,去年初,在杭州的务虚会议上,硅谷天堂宣布转型,“希望能够不再靠天吃饭。”

如今,硅谷天堂并购业务集中了公司8名高管,占据了一级合伙人的1/ ,对并购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硅谷天堂合伙人鲍钺曾表示,公司并购业务是其转型后最主要的业务,投资占比已超过了50%,主要参与上市公司重组和产业并购整合。

在IPO大门紧紧关闭的这段时间里,硅谷天堂手上已经有两个项目尝试并购退出,分别为富奥零部件项目将借*ST盛润A上市;还有被市场人士广为称道的(,,,)定增退出方案,也是硅谷天堂的精彩手笔。

“做并购,如今需要更加主动些。今年以来,我们加大了对已经上市的龙头企业,或者是一些细分行业企业的拜访力度。”上海一位不愿意具名的PE机构合伙人告诉记者,“通过与对方建立良好的沟通机制,了解上市公司的诉求,然后与手上的存量资源进行对接。”

对此,深圳君盛投资合伙人黄宇也深以为然,他表示,“并购方与被并购方一般业务都会相关联,有的甚至互相了解,但是双方却不知道对方的心意。我们一般主动与上市公司接触,如果能够实现资源的优化整合,企业也会非常乐意,我们也能够获利退出。”

前述上海PE机构合伙人表示,“对于并购的对象,我们认为不一定要集中在上市公司,上市公司不差钱,比较有支付能力,但是,退出的方式是多元化的。去年,我们曾经将手上的项目卖给了国有集团,也获得了不错的回报。”

“而且卖给上市公司,证监会需要业绩对赌,这正是被并购方大股东最难以接受的地方,大股东不会为了PE退出而做这样的决定。如果大股东和PE关系不错,他们也会选择主动听听你的意见,但是,PE在其中的话语权不大。”

而在前述恒顺电气的例子中,为了防止业绩变脸,恒顺电气在收购中,与沧海重工的实际控制人之一赵德清设定了业绩对赌条款,其中,赵德清承诺沧海重工的最低业绩,201 年、2014年和2015年的水平分别为4700万、5700万和6700万。根据该项承诺标准,直到2015年,沧海重工才能恢复至2011年的业绩水平。

除了业绩的问题,在基石创投合伙人林凌看来,并购后文化的整合才是关键,这也是并购最后能否达到“1+1 2”的重要因素。“现在很多并购都是买方主导,买方的文化处于强势,如果不能理解卖方的经营理念和文化,发生冲突是必然的,很多并购最终都是卖方拿到钱后走人的。最后,买方收购回来的资产就只剩下有形资产和固定资产了,原来团队市场资源和人脉的积累都会最终流失,这也导致了很多并购都以失败告终。”

IPO诱惑仍在

IPO退出回报依旧是最丰厚的,并购的收益会打折扣。

IPO是回报最丰厚的,借壳上市要减一半,并购得再减一半。

这是业内的共识。

投中集团显示,2012年140起并购退出案例合计交易金额为 .55亿,平均账面回报倍数仅为1.1倍,相较2011年的平均4.5倍一落千丈。这一数字也远逊于同期IPO退出回报,2012年VC/PE机构通过境内IPO退出实现平均账面回报为4. 8倍。

“我们前期基金已经给予了投资人不错的回报,因此,即使在IPO还没开闸的情况下,我们也没有太大压力寻求别的途径退出。”达晨创投相关人士表示。

“对于我们来说,项目成长性都不错,IPO退出仍然是首选;其次,并购是水到渠成的事,目前达晨已经有28个项目IPO,他们都是细分行业的龙头,这些上市公司也有兴趣关注我们投的项目,如果时机和标的合适,产业链上会有并购等合作的机会。此外,目前IPO退出回报依旧是最丰厚的,并购的收益会打折扣。”

“我们投的项目不多,比较谨慎,企业成长性比较好,因此,还是会选择IPO作为主要的退出渠道。”基石创投合伙人陶涛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记者了解到,目前基石有4个项目在排队,没有被撤回的企业。

“最近有同行和产业基金主动找过来,希望能够承接我们手上项目的份额,并给出了一个非常不错的溢价,我们也在考虑当中。未来,将会有更多到期出现兑付压力的基金出现,那么,对于接盘的基金来说,将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基石创投合伙人陶涛说。

复旦大学儿科医院怎么样
甘孜藏族自治州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贵阳权威的癫痫医院
湛江权威的白癲风专家
太原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