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御兽灵仙 第84章 齐子恒求救

发布时间:2020-01-17 02:15:05

御兽灵仙 第84章 齐子恒求救

萧月不知是因为师傅海木走的匆忙,担心灵剑派出事,还是不愿意见到什么人。

总之,在林忘忧和司徒直在暮云学院捉完三只兽魂任务后,萧月就定下第二天无论如何要乘船回灵剑派的计划。

还有半天的时间。

林忘忧想清楚了,她那么不开心,是因为她的“自己人”不见了。

没有秦寻在,林忘忧总感觉修行御兽都没有安全感,就像她的灵石被人偷了的感觉。

当天下午,萧月和萧琦入宫办什么事,留下萧忠、萧顺随时保护林忘忧的安全。

等两位师姐一走,林忘忧的心思就活了。

她想好了,决定去秦家找秦寻。

别人说什么她都不放心,一定要看到秦寻真的好好的自愿留下,她才会罢休。

虽然林忘忧知道自己很弱,但是不能因为弱就放弃朋友。

就是因为知道自己太弱,林忘忧才喜欢智取。

当林忘忧柔柔弱弱地求着保护她的萧忠、萧顺二人,两人感念救命之恩,二话不说,带着林忘忧直冲秦家,并拍着胸脯给林忘忧保证:

“我们哥俩的命都是姑娘救得,只要我们还活着,秦家的人一定不敢伤你分毫。”

司徒直死活也是要跟着的,甚至为了表示他不是没用的,连自己的防身底牌都露给林忘忧了:

“师傅给了我一件宝贝,是一只六阶兽魂,我们御兽门传下来的,曾经是师傅他老人家自己的护身符,师傅怕我有危险就给了我。这东西一定能危急时刻救我们一命。

只可惜师傅在上面下了烙印,只有我才能打开。不然我就送你了。”

明明司徒雄跟他说过,这件事一定不能告诉别人,尤其是林忘忧。

司徒直还是说了,反正他觉得林忘忧是好人不会出卖他。

有了司徒直的保证,林忘忧就更有信心去闯一下秦府了。

当然,不能硬闯。

如今林忘忧好歹也是三阶御兽师的身份。公主的师妹,怎么也算是小名人了。

所以当萧忠、萧顺穿着齐整的萧家二等护卫服,肩头顶金闪闪一枚篆文“萧”字云纹底族徽为林忘忧开道的时候。

林忘忧轻松地得以秦嫣小姐的朋友身份进入秦家。

林忘忧没有接受萧琦的邀请去皇宫玩耍,不知皇宫是什么模样。单看这秦家大院,就已经富丽堂皇到让人瞠目的地步了。

跟这间豪华府院一比,林忘忧以前生活的市集真的是够贫瘠了,就连华美的云中城也比不上秦家的豪华。

还好,师傅和师姐都说过,我们灵剑派是清净修真之地。俗世再美好,也不及我们灵剑派的清雅。

这么一比,林忘忧的心中升起一种自豪感,任你秦家再怎么豪华无双,终不及我灵剑派仙山宝地。

秦嫣自是不在家。

以秦嫣设计师的名气和忙碌程度,不是与美女厮混,就是在设计服装参加活动,怎么会乖乖呆在家里浪费时间?

林忘忧早就算定秦嫣不在家。门卫有不敢怠慢萧家皇宫护卫队送来的看上去很有身份的人。

所以林忘忧就顺利混进了秦家会客厅。

趁着萧忠、萧顺跟那两个接待切磋武艺的功夫。和司徒直一起溜入秦家后院。

可惜秦家前院大,后院更大。林忘忧根本就找不到人,就算放出小二和司徒直捉的二阶黑乌鸦一起俯瞰巡视,也一样找不到秦寻。

林忘忧只能凭着心中的感觉,漫无目的的溜达。

这么一溜达倒好,秦寻没找到,却让林忘忧有了新发现。

林忘忧和司徒直躲在一间角落的柴房外。小心翼翼地探个小脑袋,听着房内传出的声音:

“哼,贱人,装什么清高?你那么努力,不是一直想爬上本少爷的床吗?现在我给你机会了。来啊,做本少爷的女人,只要你把我伺候爽了,以后你和你哥哥就是我罩着的人。”

“秦自强,你这个畜生,不要动我妹妹。啊,禽兽,你放开他。”

“哥哥,错就错在我看错了人,这是我自作孽,你别管我。”

“哼,臭丫头,就你那点心思,还想当我秦家的媳妇,可笑之至,你以为我会像我大哥那么痴情?你在我眼里,不过就是个贱婢罢了,高兴地时候玩你两下,还想跟我爹告状要名分?哼,这可是你自找的,别怪我不懂得怜香惜玉。”

另一男子又恨恨地出声:“若不是我们轻信了你,让你下了药抢了我的御兽卷,我又怎会怕你这个畜生?有本事把我的御兽卷还给我,我们公平地打一架。”

“哈哈哈,畜生?好,那我就让你好好欣赏你妹妹被畜生糟蹋。”秦自强笑的愈发疯狂了。

林忘忧透过小小的窗户,看到秦自强正在撕一个被捆绑结实的女子衣服,已经差不多撕完了,旁边还捆着个粽子一般的男人,双眼渗血地看着这一切,嘶哑的叫骂着。

倒是那女子,脸上虽然痛苦,却紧咬双唇,闭目不语。

被捆着的一男一女,林忘忧也曾有过一面之缘,居然是齐子恒和齐子玲兄妹。

林忘忧有点混乱了,他们不是强哥和玲儿妹妹的关系吗?怎么好像打起来了?

“他在做什么?他们为什么那么害怕?是不是很疼?”林忘忧好奇地小声问司徒直。

司徒直原本就彤红的脸,被林忘忧这么一问更是红成了血,哆嗦开口:

“你不要知道的好,总之是很坏的事情,比杀了她还难受。忘忧,我们救救她好不好?”

林忘忧正自犹豫,衡量与她没多大关系的齐子玲是不是值得救,因为那样他们就暴露了,或许就见不到秦寻了。

林忘忧纠结中,但是司徒直,或许太过紧张,脚下一滑,弄出了点动静。

“谁?”秦自强猛喝一声,连脱了一半的女人都不顾,急匆匆推开门左右查看。

咦,没人?

齐子恒也在屋里大声求救:“我齐子恒今天向万兽仙君发誓,若阁下能救下我妹妹,我齐子恒愿意侍奉阁下五十年。若违此誓,天诛地灭。”(未完待续……)r1292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挂号
北京丰益医院李建平
亳州治疗牛皮癣价格
呼和浩特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沈阳哪家治疗男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