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神灵诀 第一百三十三章 十七岁那年

发布时间:2019-09-25 14:41:04

神灵诀 第一百三十三章 十七岁那年

“你看看这些丹药和你给我的药散可有什么不同之处。”原本是木名的屋内,不过此时却已经易主,属于巫兰。

一身白衣的木名望着眼前的白衣女子,此时巫兰的气息已经大为改变,至少若不仔细感知的话,不能发现巫兰体内那独特的气息,那是巫族的气息,不同于东胜修士的灵诀功法,巫族的修士灵诀功夫从气息上偏向阴冷,走的是偏门,不像东胜修士那般气息浩瀚广博。

这种区别很好发现,就像正道修士与邪道修士站在一处的时候气息上有冲突,因为走的路子不一样,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便是如此。

“这是……你炼制了驱虫散……不对,应该是驱虫丹。”巫兰拿起一颗丹药放在琼鼻处细细闻了一下,有些诧异,看了一眼目光你,在询问。

木名点点头,说道:“算是吧,只是药效不知如何,你先看看。”

巫兰闻言,也不多说,袖口一抖,便有一只白色的虫子落在身前,这虫子似七星瓢虫,但是却是通体雪白,尽管知道巫兰是巫修,但是还没有见过巫兰使用过蛊虫,以木名之前的感知,屋内若是有其他生灵那么木名便能感知到,只是此时那白色的甲虫出现后木名才发现,这手段让木名着实惊奇,不知此虫怎么出现的。

那虫子爬出来以后,巫兰从那丹药上用指甲刮了带你药粉在那虫子身上,片刻后,那虫子便立刻变成灰色,不过并没有死亡。

“具有八分药力,很不错了。”巫兰语气有些意外,显然木名能够炼制出具备八分药力的驱虫散,让他深感意外,须知,木名之前可没有接触过任何巫族的药散。

“八分?灰色又是怎么解释,还有这虫子,之前我怎么感知不到?”木名连问几个问题,对于巫兰的言语以及举动,木名有些不解,想来是巫修特有的手段。

巫兰浅笑一声,探出一指,伸到那虫子面前,那虫子便爬到她的手指尖,随后巫兰抬手,眼神往木名右手除一瞥,示意木名伸出手掌。

木名会意,虽然不解,但照做了。

“这是……”木名看着手心灰色的甲虫,这只甲虫身上的药粉已经不见,似乎被它吸收了,木名知道这药粉的药效,对修士倒也没有什么,但是对毒虫乃至一般的虫类都有致命的毒性,不过这只灰色的虫子却是安然无恙。

“凡是没有绝对,虽说驱虫散对于大多数毒虫都有致命的毒性,但是却也有一些虫类不在此例,不过这类虫没有攻击性,而且数目极少,令外这类虫子并不畏惧毒散,反而以毒素为食物,以此生长,这类虫我们巫族将其成为母虫。你手中的这只便是木虫,送你吧。”

巫兰莞尔一笑,将自己知道说与木名。

木名心中称奇,感觉不可思议,原本以为东胜的时节已经够大了,不曾想巫族那里的一只虫子也能有此神奇,不仅大干天地造物的神奇。

“好一个凡是没有绝对,这木冲便是那绝对之外吧。”木名低语,此时再也没有了小觑之心,先前那虫子出现的刹那,木名也只是好奇,一位是寻常的蛊虫而已,在北巫那里到处可见,不曾想竟然是一只母虫。

“这木虫相比还有其他用处吧?”木名继续问道,不过目光却是落在那母虫身上。

巫兰对此倒也没有在意,对于木名的神情,她当年刚见到母虫的时候又何尝不是如此,那是年少,对于这些很是在意,木名此时也是如此,在她眼里名很多时候依旧是个孩子,尽管有时候不像个孩子,甚至有点老成的感觉。

“当然,既然是母虫,那么对于其他的蛊虫自然有天生的克制,母虫所在,蛊虫都要回避。明日你要去那最好将这母虫呆站在你身上,便不用担心蛊虫来寻你的麻烦了。”

巫兰显然知晓木名的打算,木名炼制那驱虫的丹药,她便已经知道木名心中所想,若说木名一个人,那么她给名的那些药散便已经足够,只是,若是有数十人,那么那三瓶药散却显得捉襟见肘了。

心中叹了一声,对于木名的举动,她也不好说什么,虽说修士造诣断了凡俗之中的情感,只是若没有木名的善意,那么她此时怕也是身首异处了,或许木名年幼才会如此吧,若是她,她可不会为毫不相干的人做这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只是,若真的让她选择,她是否真如自己所想,谁也不知。

木名心中更加惊讶了,于是将手中的母虫递还给巫兰了,母虫的珍贵他此时已近非常清楚了。

“这是做什么?”巫兰面色不悦,心道木名也太不给面子了些,自己好不容易大方一回,竟然有人不买账。

木名哂笑,有些腼腆的说道:“太贵重了些。”

“哼,给你就拿着,不要就丢了吧,反正老娘也不缺这种东西。”巫兰很不客气的说道,说罢,又从袖口驱虫几只虫子,一共八只,每一只都有不同色彩,分别是赤橙黄绿青蓝紫黑八种色彩,算上木名手中原本的白色母虫一共几只,木名一愣,在木名的感知中又多了八股生灵的气息,虽说双目已经看见了,但是修士可不同凡人,他们的灵觉异常敏感,任何生灵的气息一出现他们都能感知,哪怕你闭上了双目,他们也能感知到你的方位气息变化。

“这……”木名倒吸一口气,心道难道这母虫在巫族遍地都是?这绝不可能。

果然,巫兰见到木名的反应,居然有些脸色有些不自然的说道:“这是我从我爹爹那里偷来的,这些都是别人先给我爹爹的,只是,我爹爹将他们放在密室培育,我趁他不注意取走的。额……你那是什么眼神,你当这是大白菜啊,我告诉你啊,这些虫子就是一个不落都不见得能有一只,你别贪多啊,一只够你用的。”

巫兰面色不自然,不过见到木名的眼神后急忙将几只八色虫收好,说来也怪,那几只虫子消失的时候,他们的气息也随之消失。

木名:“……”。

木名不知怎么回答了,这姑奶奶到底什么来头,一个不落都难得有一只的母虫,到她这里竟然有九只,而且每只的颜色都不相同,若是凑在一起便是九彩,九这个数字代表的意义极为不同,是真数,天地间的真理。

她说是别人献给他父亲,那么绝对不会送一些徒有其表的东西,而是定有大用,不然也不会放在密室。

木名收回伸出去的手掌,手心的母虫一动不动,不过此时这只母虫的颜色不断发生变化,不在是灰色,而是逐渐变成白色,好不神奇。

巫兰将几只母虫收回袖口以后便恢复了原本的神情,显然刚才是同木名打趣。

“这母虫需要你的精血认主,滴一滴你的精血在手心,它食用后,便认你为主。”

木名闻言,心中惊讶,当年皮卷子认主时候就是如此,阿公帮他逼出一滴精血滴落皮卷子上,那皮卷子便发生了变化。

“发什么呆?难道你不会?要不姐姐帮你?”巫兰间木名愣在那里,还以为木名不知这些,忍不住说道。

木名轻笑一声,也不理会,心念一动,手心间便有一滴殷虹对血液出现。

“好浓郁的血气,这可是大补啊。”巫兰看着殷虹的鲜血,忍不住出言,一个人生机的浓郁可在鲜血中显现。

木名闻言,身形忍不住一颤,古怪的看了一眼木名。

“在乱想什么呢,在巫族有一门秘法,以自己的鲜血喂养蛊虫,可让蛊虫快速成长,血液中的生机越浓郁,可让蛊虫快速成长,真是少见多怪。”巫兰可不想被木名误会,以为自己有特殊的嗜好,那可就麻烦了。

木名点头,脸色微红,显然自己误会被巫兰说中了,神色有些腼腆,当即也不多言,将指尖的那地鲜血滴落在手心,那母似乎闻到鲜血的味道,肥胖的身躯突然动了,速度极快,很快便爬到了那鲜血面前,随后,急速的吞咽起来,说起来,那滴鲜血的体积比母虫还要大上许多,但是那蛊虫吞噬鲜血之后却没有半分鼓胀的感觉,让木名心中更加好奇了。

“斯斯。”突然间,木名的耳边似乎传来一声微不可查的声响

神灵诀  第一百三十三章 十七岁那年

,奇怪的是名竟然能感受到这波动,而且明白着波动中传递出的情绪,那是一种很愉悦的情绪。

“这是……心神联系!”木名心中微动,这种感觉很是奇妙,着母虫小小的头颅轻摆,对着木名的手心轻轻磨砂,极为亲昵。

不过接下来一幕却是让木名看的目瞪口呆,也明白了为何巫兰的那些母虫为何回到袖口便感应不到气息了。

那母虫在木名手心动了动后,便直接要开一个口子钻入木名的皮肤之下了,但是木名竟然一点疼痛都感觉不到,而且那母虫钻入木名的皮肤之后,那口子便直接愈合了,没有半点疼痛的痕迹,更没用血迹。

“很神奇吧,这母虫还有其他神秘之处,以后你就会知晓,对了它还能伴随你成长,另外,每个月给它一滴精血食用,也不用太多。”

巫兰继续说道,对于木名的反应他没有意外,母虫对于巫修的意义只有她自己知晓,若是有巫修知晓木名身上有一只母虫,那么名的处境可为极为不妙,不过在东胜却很少有人知晓这些,因此她才对大胆的送给名,另外,母虫一旦忍住,除非有秘法感应,不然就是面对面也难以感知到它的存在,因为它的气息与主任融为一体,可以说是主人血肉的一部分也不为过。

“怎么送我这么珍贵的东西。”此时那只母虫已近在木名丹田内的混沌海中静静趴着不动,不过竟然是浮在混沌海表面,名一心神感应了片刻之后,发现那母虫如沉睡一般,一动不动,只有淡淡的波动散出,片刻后,木名收回心神,望着巫看问道。

巫兰似笑非笑的说道:“我有九只母虫,每个月都要喂养精血,那一年下来我要损失多少精血,影响我的修为,送你一只就当是解决我的问题了。”

木名一愣,这也算理由,不过也没有说什么,沉吟了片刻后,名轻声道了一句:“谢谢。”

“今天我……”

看着木名神色腼腆的样子,巫兰微不可查的微笑了一下,刚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见到木名腰间的令牌发出一阵嗡鸣。

木名也感应到了,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对着巫兰说道:“那生死丹等我回来你在服用,另外,这些是给你的,可尽快回复你的修为。”

木名去除几个玉瓶子,放在巫兰身前,随后便出门了,留下巫兰在屋内,静静地看着几个玉瓶子,沉默许久,巫兰感觉眼睛有些湿润。

“十七岁了,阿爹。”xh:.126.81.50

重庆性病
重庆性病医院
重庆性病医院费用
重庆性病医院哪家好
重庆性病医院排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